六盤水組織部"/>

脫貧攻堅,百姓淚奔好書記 ——追記盤州市羊場鄉趕場坡村原第一書記趙澤福

1.25.6.jpg

趙澤福(右一)向群眾了解情況。

□鄧 儉 董澤通 本報記者 宋 迪

深夜,趕場坡村支部書記岑湖的眼花了嗎?靠窗的辦公桌干干凈凈。紅色封面的“黨組織工作記錄本”,燙金的鐮刀斧頭黨徽閃過,記錄本翻開,趙澤福書記坐在桌前,開始寫每天的脫貧攻堅日記——貧困戶研判,工作難點分析、解決辦法。這樣的日記,已經寫了三本。

岑湖眨眨眼,再看,趙澤福隨著手指間的裊裊香煙,瞬間消失。他猛追過去撲空——幻覺與追夢!165天脫貧攻堅,165天戰友情深,淚眼,頓時模糊了這位布依族男兒的視線……

兩小時前,他在慰問83歲困難黨員

周五,2018年8月31日中午13時許。剛吃完飯的駐村第一書記趙澤福、趕場坡村支部書記岑湖去農戶家看望83歲的困難老黨員岑正全,送去500元慰問金。

14時許,鄉扶貧站領導來村里看軟籽石榴產業管護情況,趙澤福想與岑湖一起去。岑湖見澤福疲憊,嘴唇發紫,想想他駐村100多天不分晝夜攻堅,走訪所有貧困戶,摸排產業扶貧新項目,每天深夜十一二點甚至凌晨一兩點鐘才入睡,就說:“下午六盤水職業技術學院領導要來看望你們,你就不要去了。”

趙澤福回村。他是職院派駐趕場坡村的第一書記。3月19日來到扶貧一線。眨眼間已經5個多月。當天,學院新上任的黨委書記黃志芳要來看望駐村的同志。

15時30分許,黃書記到村,接著開扶貧座談會。趙澤福從3月下旬摸底調查,4月13日村支部改選、新支部書記岑湖上任,黨支部戰斗堡壘作用發揮,脫貧攻堅中存在的困難等方面逐一匯報。

16時許意外發生——趙澤福突然昏迷不省人事!

現場緊急求援。16時20分,羊場鄉黨委書記張賢、鄉駐村工作組長李華永、鄉衛生院救護車火速向趕場坡村進發。將趙澤福送往72公里外條件最好的盤江總醫院。診斷結果:腦溢血,生命垂危!

縣城,盤州市委副書記吳勝衛,市直相關部門領導直接趕往盤江總醫院協調各方全力救治。

市區,中共六盤水市委書記王忠得知緊急情況,即向貴州省委組織部求援,省組織專家遠程會診;六盤水市醫院專家驅車百余公里趕赴盤州。趙澤福因腦溢血,當晚手術。次日清晨省專家趕到。

“趙書記病危!在總醫院搶救!”8月31日夜,趕場坡村支委羅奇會,趙澤福書記介紹入黨的預備黨員岑興將得知情況后哭了起來。連夜趕往縣城看望趙澤福。

羅奇會說,趙書記是農民的兒子,又是大學老師,他對我們像兄弟姐妹一樣,工作再苦再累大家有說有笑,開開心心。宣傳黨的政策,我唱布依盤歌《“三變”改革助扶貧》,趙書記鼓掌,手掌都拍紅了。布依盤歌是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趕場坡村是六盤水市布依文化研究基地。趙書記希望我們傳承好布依文化。

岑興將說,趙書記與我談心,批評我拖沓。因為脫貧攻堅任務太重,我的入黨思想匯報推遲一個星期才交。他批評得對。老天保佑好人平安啊!

夜幕中山路彎彎,村里自發去看望趙書記的群眾坐在車上,說起趙澤福,不時有人流淚。

“夢向涼都飛,天地有大美”

9月1日凌晨,周日。盤江總醫院重癥監護室,深度昏迷的趙澤福身上插滿管子,家住鐘山的妻子趕到、六盤水職業技術學院的同事趕到,搶救的專家說,趙澤福能夠保住生命的希望最多百分之十,而且是植物人!

植物人,意味著趙澤福再也看不到務農的父母,上學的兒子,悲痛欲絕的妻子!再也回不到兒時的家鄉,奔赴他奉獻生命最后時光的脫貧攻堅崗位……

凌晨3時,看望的親人陸續休息,岑湖等戰友徹夜守護趙澤福,人們從心底希望奇跡發生:“趙書記與我們同回趕場坡!”

岑湖記得,他從村文書崗位被任命為趕場坡村支部書記的情景。那是2018年4月13日。上午8時,村支部繼2017年9月21日支委會后,時隔近7個月,跨年召開第一次支委會——此前的200多天,如火如荼的脫貧攻堅中,支部堡壘作用發揮不好。

趙書記3月19日來到趕場坡,花了25天時間,走了6個自然村寨,上百家農戶,開了十幾次院壩會。了解到“村支兩委與第一書記配合做事的愿望不強烈;村里沒什么集體經濟;村干部對鄉村文明、人畜飲水、結對幫扶等群眾關心的事不愿去做。”

“黨建扶貧”,關鍵要有一個好的黨支部啊!

趙澤福在4月中旬的日記中寫到:有習近平總書記領導,山再高,往上攀,總能登頂;路再長,走下去,定能到達!我有信心與趕場坡村1954位父老鄉親共同努力,攻堅克難,同奔小康!

4月13日,上午8點到下午5時,黨支部“一口氣開了五次會”。

第一次會預備會,老支書卸任,一名不參加組織生活的支委落選,會議宣讀中共六盤水市委組織部任命趙澤福為趕場坡村第一書記的通知,羊場鄉黨委任命岑湖為趕場坡村黨支部書記的決定。

正式會議,主持人是新任支部書記岑湖。趙澤福領學黨章和黨的十九大精神:“我們國家現在的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趙澤福在領學中闡述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

第一,習近平的初心,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第二,民生連著民心,民心關系國運,始終把人民放在心目中的最高位置。所以要決戰脫貧攻堅,決勝同步小康。

老支書岑天郁慚愧,說過去趕場坡村黨支部散漫,沒有解決群眾的關切。比如動員老百姓不種“高桿作物”玉米,但又號召種高粱的問題。群眾問,高粱是不是高桿作物?支委有責任給老百姓說清楚;產業部署,村支“兩委”要抓出成效。

張高紅、岑正富、吳定芳;老黨員岑立國、羅照峰、潘什鐵紛紛做自我批評,表示一定積極參與脫貧攻堅,產業扶貧。

支委會結束,召開全體黨員大會。

15名出席會議的黨員一致通過增補羅奇會同志為趕場坡村支部委員的提議。

第三次會,進一步學政治。

第四次會,“批評與自我批評”。

第五次會,補2017年度民主評議黨員大會。86歲老黨員潘什富說自己“三不好”——學習不好,身體不好,黨員的模范作用發揮不好。趙澤福有些熱淚盈眶:“希望您老健康長壽,過好晚年生活;希望您老多多指導我們年輕黨員工作!”潘什富激動得說了三個好,謝謝趙書記關心!

2018年4月13日,趕場坡村黨支部連串的5次會議35頁記錄,插頁歌曲有《歌唱祖國》《夢向涼都飛》——“夢向涼都飛,天地有大美”,新的黨支部、新任駐村第一書記,有了新的美好藍圖。

為兩百多村民爬山找水,為扶貧扶志絞盡腦汁

2018年9月10日教師節。趙澤福經11天全力搶救無效離世。

因為他是教師,堅持到節日才走?1976年12月出生,25歲入黨的趙澤福今年42歲,赴任駐村第一書記前,他是職院招生就業指導處副處長。職院招生,他與同事們踏遍了畢節、六盤水的山區。脫貧攻堅的8月上旬,他在趕場坡村為高考300多分升本“無望”的考生羅曼選填志愿,在數百所大學的篩選中,羅曼被貴州師范學院錄取。

飲水思源。趕場坡村最北端的東場村民組,76戶、242人飲水困難。趙澤福帶村組干部找水源。那天是4月11日。5公里山路走了近三個小時,網格員羅奇愛爬不動了。他卻一直爬到山頂。水太小,趙澤福一行又去了峽谷的河邊找水。

“我們的飲水問題趙書記想自己籌集幾千元解決,算下來要四五萬,他像乞丐一樣爭取資金7萬4000元,村民們全都用上了提引水。剩余的錢又改善了村的辦公環境。”

貧困群眾關心的種高粱產購銷問題落實,全村種了135畝,收了6000多斤,畝產值1058元,比玉米收入高。5月11日,趙澤福領學黨的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代表余留芬帶領群眾脫貧致富的先進事跡,習總書記與余留芬的對話,“人民小酒”的暢銷鼓舞人心。趕場坡村種的高粱,正是“人民小酒”的原料。

2018年趕場坡村13戶19人沒有脫貧,趙澤福在3月25日的深入調研中發現“貧困戶岑興虎脫貧致富的愿望非常強烈;岑興虎是一個敢闖敢試的村民代表;我們必須盡力幫助他!”如今,岑興虎在楊大應指導、趙澤福關心下,采收野生及試種的刺葡萄釀成了兩大缸“窖藏”紅酒,岑興虎有了獲得感。可是,他再也請不到趙書記品嘗他釀的美酒。

趙澤福遠走,他“認賬不認輸“的脫貧攻堅整改還沒完成,他掛鉤幫扶的吳大媽家還有兩塊窗戶玻璃沒有安好,80歲的老人聽到噩耗,顫顫巍巍找到收拾遺物的趙澤福妻子劉寧,說:“趙書記不在了,你給我留一張相片,我想他的時候看一眼!”

在場的所有人淚奔。劉寧找了一張丈夫的一寸照片送給老人。老人將“趙書記”小心翼翼地裝進脫貧攻堅幫扶連心卡,老淚縱橫。

羊場布依族白族苗族鄉機關,人們聽到趙澤福離世的消息默哀。此前9天,鄉里剛把趙澤福駐村165天的扶貧情況向上級報告。每一位奮戰在脫貧攻堅一線的指戰員,都清楚趙澤福有怎樣的付出。

62歲的岑元光說,趕場坡,解放以前趕轉轉場,有兩三百年歷史。趙書記走了300多戶人家。走了洗馬塘、飛龍馬、仙人洞、石頭水井、插花田……我們這里的每一個山頭,每一片樹林,每一戶貧困農家,他都走訪過了,他正謀劃鄉村的布依族風情旅游業……

63歲的村主任張如海說,趙書記兢兢業業抓黨建,是難得的人,他沒有把自己當過客,趕場坡的路隨有滑石,他去清了好幾次。

村支部書記岑湖接任趙澤福,做了新黨員岑興將的入黨介紹人。他們站在趙澤福親手種下的菜地里,說大伙兒一起種菜,鏟路、挖地的情景。“趙書記種下的白菜、豌豆尖、蘿卜,我們集體伙食現在還在吃。”

盤州市供銷社駐村的幫扶領導李開富說,趙澤福講政治顧大局是榜樣。他手把手加強支部建設,從早到晚,經常凌晨一兩點鐘才睡覺。老百姓的訴求他都記錄在案,做到了件件有回應……

凌晨兩點,霧中的深情告白

霧鎖烏蒙,山路茫茫。

2018年9月1日深夜,貴州六盤水市區至盤州市143公里的高速公路上,一輛轎車載著職院工業系主任李隆方等5人,向盤江總醫院疾馳。

當晚,李隆方一行從趙澤福教過的一位學生那里得知,趙老師在盤州市脫貧攻堅昏倒,送盤江總醫院搶救,可能存活率只有百分之十。同事們為了見他最后一面,已經自發去了十來人。

烏蒙山區的路,霧浪一陣一陣。在趕場坡村輪戰的李隆方腦海里不時浮現趙澤福的身影。老李走訪老百姓,人們對趙書記工作的認可度很高,他確實與農戶結下了父老鄉親兄弟姐妹般的深厚感情。

凌晨兩點,李隆方一行到達醫院,趙澤福仍在重癥監護室。他似乎在搶救中熟睡,又似乎正在招生就業處副處長崗位上,每周承擔八九節課,對貧困生救助,獎學金、助學金貸款,做到公開公平公正。

有夢的地方,腳步就能到達。2018年7月17日,村支部走訪生活困難黨員與慰問老黨員。困難黨員500元慰問金,村黨支部報了6個,上級批了3個,趙澤福就用自己的工作經費,為潘什富等三位老黨員各發放了300元慰問金,一家一戶送達。

2018年12月3日上午,大山深處的趕場坡村。我們見到了李隆方,見到了職院派駐新任趕場坡村第一書記萬朝進。

我們與村支部書記岑湖一起,去野生刺葡萄育苗試驗地里看望趙澤福激勵過的貧困戶岑興虎。滿頭汗水的興虎邀請大家去看他的葡萄酒缸,用小酒杯盛滿美酒,請老李、朝進、岑湖代趙書記分享。

萬書記感慨萬分,告訴岑興虎,會盡力支持他的產業發展。

我們一起去到趙澤福掛鉤幫扶的布依族吳良英大媽家。大媽指著掛鉤幫扶連心卡上的方寸照片說,這是趙書記,他不在了。萬朝進對大媽說,我是新接任的書記,會將大媽家的玻璃安好,會將趙書記未完成的事情一件件做好。

萬朝進說,今天早上開會,岑興將她們喊我“趙書記”,證明他活在趕場坡人的心中。村里所有脫貧攻堅的參戰隊員正在“百日大戰”,為精準摸排、精準施策忙碌。趙澤福書記未競的事業,我們會擔當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