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盤水組織部"/>

一個幫扶干部的“西拉”情節

一個幫扶干部的“西拉”情節

——記六枝特區安監局毛口安監站姚祥結對幫扶事跡

“西拉”是六枝特區牂牁鎮最邊遠的貧困村,位于晴隆、普安、水城三縣交界處,距六枝城區76公里,距牂牁鎮政府所在地67.4公里(水路34公里),總面積15.4平方公里,轄8個村民組322戶1436人,2016年貧困發生率13.86%,是一個純苗族村寨,地處偏遠、經濟落后、產業單一,為西拉村貼上了貧困的標簽。在這個邊遠落后貧困村苗族同胞心里,有一個共同的“親戚”——老姚。現年51歲的老姚名叫姚祥,是六枝特區安監局派往西拉村的一名結對幫扶干部,由于與西拉村群眾相處很融洽,村里人都把他當“親戚”看待。

緣起,動真格結對幫扶

西拉村是六枝特區安監局的黨建扶貧聯系點,從2015年起,特區安監局先后安排60余人對西拉村貧困群眾開展結對幫扶。按照組織安排,2016年開始,姚祥與西拉村3戶貧困戶結下幫扶對子。姚祥在單位領導和同事眼里,是一個性情忠厚、服從安排的老同志,長期被安排在鄉鎮安監站工作,他不僅沒有怨言,還對基層很有感情。接到組織安排在西拉村結對幫扶任務后,姚祥更是傾情以注。雖然路途較遠,但每周他都雷打不動地至少要往西拉村跑一趟,他說只有這樣才覺得心里踏實。

每次進村,他除了要到自己結對幫扶對象家里詳細了解情況外,還喜歡陪著同事一起走訪其他群眾,時間久了,村里群眾對姚祥逐漸熟悉起來。幾年來,特區安監局其他結對幫扶干部相繼輪換,姚祥卻一直堅守下來。姚祥說,他在村里喜歡和群眾擺“龍門陣”,通過這種方式,可以很容易了解貧困群眾的基本情況、致貧原因,可以很方便與群眾溝通思想、拉近感情。

今年5月,六枝特區吹響決戰脫貧攻堅“沖鋒號”后,姚祥便主動請纓,想投身到一線戰壕,在得到局領導應允后,他喜滋滋地背上行囊,開啟了他的駐點幫扶征程。從走訪幫變駐點幫,家人和同事都不理解,哪有這種不顧艱苦爭著往窮旮旯地方去的干部。姚祥卻說,結對幫扶就是要沉下基層,才能幫到實處,不能僅是掛名幫、慰問幫、晃虛招。

扎根,用真情融入西拉

姚祥在西拉的“家”,是單位租在村活動室旁一間30平米左右的毛坯房,沒有電視,沒有電腦,沒有廚房,也沒有洗澡間,吃飯與村里搭伙,洗澡用臉盆擦汗。生活條件雖然很艱苦,但姚祥認為只有和群眾生活在一起,才能縮短干部與群眾的距離,只有腳下沾滿泥土的重量,才能沉淀干部在群眾心中的分量。為了充分融入西拉村,姚祥很少呆在自己的住處,總喜歡不分白天和黑夜地走村串戶,與群眾拉家常、謀發展。開始由于不懂當地苗族語言,與群眾交流還有點困難,但幾個月相處下來,逐漸消除了語言障礙,不僅摸清了每戶貧困戶的基本情況,他還開玩笑地說:“在西拉村,也算學到一門‘外語’了。”村主任呂陽恒笑著說:“在西拉村里,狗看到老姚都不叫了。”

陪著姚祥走進村寨,一路上群眾都在熱情地跟他打招呼。“快進屋坐哈,喝懷水再走”“你的腳好點沒有,我上次給你帶的草藥吃了效果如何”“你手上脫皮的情況怎么樣了,藥酒擦完了我再拿給你”。開始還不太明白,后來才知道姚祥還身懷一個與群眾相處的“絕技”,他擅長外科病中草藥治療,在村里很熱心發揮著自己的優勢,力所能及地幫助群眾看病診療,尤其是看到村里的老人他總會問長問短,告訴他們生病要及時去醫院治療,并積極向他們宣傳黨和國家的醫療保障政策,要是碰到自己懂的病情,他就搖身一變為“姚醫生”,熱心免費為群眾排除病患,無形之中拉近了與群眾的距離。

雖然不是駐村干部,姚祥卻主動融入駐村工作,與村支兩委、駐村工作隊吃在一起,干在一起。村活動室面積狹窄、條件落后,他就積極協調“娘家”特區安監局支助10萬元,又協調特區民政、民宗、文廣部門支助16萬元,還為村里爭取配備了辦公設備和設施,盡力改善村里辦公條件。在村里“大戰100天,打下基本面”攻堅戰中,他主動參與到老舊房整治、串戶路和庭院硬化等工作中,積極為項目推進發動群眾、協調矛盾。在村莊環境衛生整治中,他又化身美麗鄉村建設“志愿者”,積極引導群眾打掃環境衛生,改變生活陋習。姚祥做群眾工作總是耐心十足,不嫌臟,不嫌臭,帶著群眾一起干,手把手地教他們收拾家里的衣物用品,心貼心地教導他們改變落后的衛生習慣。“老李啊,你家這些雞修個圈關起來養嘛,不然到處是雞糞,又臟又難聞”。由于和群眾很熟悉,雖然說話有時不太好聽,但群眾不僅不會生氣,他的意見多數都會被群眾采納。

履責,下真功解決民困

姚祥認為,要讓群眾擺脫貧困,首先要擺脫思想的貧困,樹立脫貧致富的信心。所以,在西拉村他總是不厭其煩地宣傳黨的扶貧政策,耐心細致地宣傳發動群眾,一遍不行就講兩遍,今天講不通明天接著講,有時群眾還嫌他羅嗦,但講的次數多了,群眾的思想也慢慢有了轉變。

李武是姚祥的幫扶對象之一,帶著媳婦常年在外打工,每年春節才回家一次,育有四個孩子,長女已出嫁,另外三個孩子留守在家上學。為保持與李武的聯系,姚祥一方面經常到李武的父親李文漢家串門,另一方面經常利用微信向李武宣傳黨的惠民政策,交流孩子的學習情況,給他講家鄉的發展變化,并囑咐李武夫婦多與孩子聯系,關心他們的身心健康。今年李武的次女李艷中考結束后,家里想讓她放棄學業在家務農。了解情況后姚祥十分著急,立即撥通李武的電話耐心勸導,動之以情、曉之以理,并反復跑去做李文漢的思想工作,讓他們一定要繼續送孩子上學,并鼓勵李艷要好好讀書,將來才會有好的出路。經過反復溝通和多方協調,李艷順利拿到了盤州市第四中學的入學通知書。姚祥認為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扶貧就要扶智,才能徹底斬斷窮根。

與李文漢談起姚祥,他有說不完的話題。“前不久我的手機壞了,老姚說幫我拿到城里去修,回來時卻給我買了一個新手機,給他錢他又不肯要。”“我和老姚經常相互串門,我倆一袋葉子煙可以聊一晚上。”問起李文漢家剛拆除的一片舊房空地時,他說:“都是老姚下的功夫,這老房子是我幾十年的心血,對我來說非常有感情,開始怎么也舍不得拆掉,為這事老姚前后不知來了我家多少趟,給我講政策、磨嘴皮子。要不是看在老姚一片苦心的份上,我死活都不會拆掉這老房子的。”

李安斌是姚祥幫扶的貧困戶,也是長年在外務工。當與李安斌長子李幫洪交談時,“你父親多少歲了,在哪里工作”,他遲疑了一會,“50多歲了吧,不知道在哪里打工”,姚祥馬上接過話說“你父親是70年的,今年2月才滿48歲,現在在都勻搭架子。幫洪啊!你要多聯系你父母,多關心一下他們的工作和生活情況,不然讓人家笑話。”比家里人還熟悉幫扶對象的情況,也算是結對幫扶的稀奇事了。

來到姚祥的又一戶幫扶對象黃昌進家里,住房條件還不錯,屋內屋外打掃得十分干凈。他說姚祥經常來他家走訪,幫助他家謀劃發展、解決困難,還指導他們整理衛生,今年又從特區安監局爭取資金買了兩頭豬給他家喂,再加上自己養的4頭牛,今年增收有了盼頭。

如今,姚祥結對幫扶的3戶貧困戶已有2戶脫貧了,但姚祥說:“只要我的幫扶對象一天沒有全部脫貧,我就要領著他們一直干到底。”脫貧攻堅是一場輸不起的硬仗,幫扶干部就是要為群眾辦一些看得見、摸得著的好事,做一些打基礎、利長遠的實事。在西拉村,姚祥把這份幫扶職責化為對群眾的深厚感情,變為帶著老百姓脫貧致富的不竭動力,他希望通過“大戰100天,再戰50天”,西拉村在“減貧摘帽”中不拖全區的后腿,下一步在西拉村全面小康的路上,能留下他努力付出的痕跡。